手机版
首页 >> 美文>> 正文

寡妇情,短篇小说,文,森

2020-08-01 19:14来源:互联网编辑:小美

寡妇情,短篇小说,文,森(图1)

纷纷扬扬的雪花一连飘了好几天。腊月二十六这天,天终于放晴了。村子里到处白雪皑皑的,红红的太阳多少能给人们增添一丝暖意。树枝上的鸟雀儿成双成对的在叽叽喳喳地追逐、嬉闹着。

张寡妇家欢声笑语,热闹非凡。一阵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使冰覆雪盖的村子立刻沸腾起来。张寡妇满心欢喜的和她招来的上门女婿正在举行着一场婚礼。因下雪一连在家窝了好几天的大人小孩们,穿着净净的棉衣,嗅着弥漫在空中煎炸烹炒的香气,三三两两、说说笑笑地前来张寡妇家道喜。

来贺喜的亲朋好友和乡亲们心里都清楚,这个上门女婿正是夏天来张寡妇家割麦的麦客。

那是今年夏季的麦收时节,艳阳高照,麦浪滚滚。到处呈现出一派收割麦子的繁忙景象。

陈王村的张寡妇眼看自家二亩六分小麦已经黄透了,麦穗一天比一天口松,要不及时收割,恐怕就要落了。凭她一个人在三两天是收割不回来的。她心里非常着急。思前想后,只能和往年一样叫麦客来割了。

一大早,她趁着一丝凉意急匆匆地去赶场的麦客集上叫麦客了。

前来叫麦客的人很多,熙熙攘攘的,三五成群地在交头接耳、叽叽咕咕,和麦客讨价还价。张寡妇没有急着叫,她在人群里转悠着、仔细打量着。她在物色合适的人选。哪些人不偷懒、能吃下力;哪些人没力气,是出来逛饭的;哪些人是割麦的老把式;她一瞅就能看个七八。转悠了老半天,她几乎把集上的麦客瞅了个遍。忽然,她的眼睛一亮,老远就从人缝隙中瞅见了一个年轻的麦客。她心里一乐,急忙从人群中挤过去。一把把那个年轻麦客拽到一边,气喘吁吁地说:哎!你还记得我不?

年轻麦客被她这突如其来地一拽,几乎吓了一大跳,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他仔细盯着张寡妇,右手在头上挠了几挠,好像才一下子明白过来,这不是去年叫他割麦的女人吗?于是,点着头急忙答道:哦---哦,记得!记得!

今儿个就跟我走,价钱好说。张寡妇没有一点商量的口气,唯恐这个麦客被别人叫走似的。

能成。年轻麦客迟疑了一会,笑嘻嘻地答道。

张寡妇这会才像吃了一颗定心丸,心满意足地领着麦客走了。

给麦客管罢早饭,她提上一壶开水,领上麦客就去了麦地里。

在地里,她详详细细地交代后,便回家忙活去了。陈王村的张寡妇眼看自家二亩六分小麦已经黄透了,麦穗一天比一天口松,要不及时收割,恐怕就要落了。凭她一个人在三两天是收割不回来的。她心里非常着急。思前想后,只能和往年一样叫麦客来割了。

寡妇情,短篇小说,文,森(图2)

张寡妇自从嫁到陈王村不到两年,丈夫就在修水库时的一次塌方事故中被埋在里面,当时连个死手也没有找到,给她留下个七十多岁体弱多病的婆婆不说,她还怀着六个月的身孕。她当时只觉得天就像塌下来一样,哭得跟泪人似的。五年后,婆婆和孩子也不幸离开了人世,沉重的打击使她几乎奔溃了,就这样半死不活地睡了整整三个月。至今她就过着孤家寡人的生活。她不是不想嫁人,也不是不想招个男人,只是一直没能遇到一个合适的人。上前年,人家还给她介绍了外村的一个男人,听说女人死了一年多,家里缺个做饭的。她就和媒人去遇了一次面,才知那个男人大她十几岁,身边还有个七八岁的儿子娃,家里三间半厦房,日子过得也很紧巴。男人的相貌、岁数、家境这些个她都不在乎,唯独在娃娃这件事上,让她做难了。她一个女人家不是不爱娃娃,而是这么大的娃娃日后和自己相处必定很生分。人口边头的话,后娘难当,不是亲生的难养啊。日后,为了娃娃他和自己肯定要犯口舌,生不少气,那日子还有啥过头。一想到这些,她就心灰意冷,打消了这个念头。就这样,一奈何就是好几年。转眼之间她都二十八九的人了,虽说看上去还像个黄花闺女似的,但毕竟岁数不饶人啊。她是过来人,身边没个男人,一天到晚,这日子实在难熬啊。白天还好说,天一黑,就让她揪心,尤其是村里那个二流子瞎怂隔三差五就来打门卸窗子地欺负她,惹得隔壁邻家也不爱,还到处说她闲话。

进了院门,她就钻进厨房。先在脸盆洗罢手,用毛巾擦了擦,取来遮腰围上。从案上端来面盆,用碗从放在板凳上的面瓦缸里挖出满满三碗面粉,她心里清楚麦客饭量大,吃得多,就多添了两碗。随后揭开水瓮盖舀了一碗水,开始搋面。之后,用力将面揉圆揉光,再用手掌压扁,就开始用擀面杖擀。擀面是个窍道活,她先用擀面杖把面推成圆饼状,再使上干面扑,一边擀,一边不停地转,使劲均匀,薄厚一致,而且擀得圆圆的,像圆规划出来似的。手摸起来又光又薄,这样吃起来才筋道。这些窍道都是打自小教的,说女娃娃不会擀面,以后出了门让人家就笑话死咧。听了话,她从十三岁就开始学擀面,现在,擀起面来她在女人伙里算是能行婆娘哩。她在擀好的面上使上一层干面扑,对折起来,再使一层干面扑,再对折,左手把擀面杖放在折好的面上当界尺,右手拿刀顺着擀面杖一道一道地剺。她剺了一半宽面,准备晌午调干面,一半细面吃汤面。剺好面,在案上摆整齐,用蒸馍布苫上。又顺便切了一碗蒜薹,炒好,晌午回来就光烧锅下面了。

一切收拾停当, 她才走出厨房,抬头看了看,日头已经晒得通红通红的,时辰还有些早。心想,该去地里看看了。

寡妇情,短篇小说,文,森(图3)

她戴上草帽便心急火燎地来到地里,麦客已经割倒了一大片麦子。她望了望,估摸着有半亩的样子。见地里零零星星的撒落着一些麦子,她嫌可惜就低头捡起来。约莫半个时辰,她就捡到了麦客跟前。她把捡起的麦子顺手用麦秆拧扎起来,放在地上。她的脸被太阳晒得像熟透了的苹果似的,汗水蛰得她有些睁不开眼,就抬起胳膊,用衣袖擦了擦,对麦客说:哎,你歇一会,喝口水再割吧 。

麦客回头看了看,见张寡妇来就噢了一声,放下镰刀,将割倒的麦子捆好,蹴在地上,顺手取下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满脸的汗水。他的脸被日头晒的一堂红了。

张寡妇笑着给他递过一根纸烟,又给他倒了一碗水放在面前。你一天能割几亩麦

今年麦稠,难割。不歇的话,一天能割一亩多。麦客答道。

我晌午把饭给你提来,能成不?

能成。麦客点燃纸烟,美美地吸了一口。张开大口一咕噜就将一碗水喝了个净光,豆大的汗珠从额头立时就冒了出来,他拿毛巾抹了一把。自己又倒了一碗水放在面前,顺手拿起草帽一边煽凉,一边抽烟。他的布衫已经湿透了,能拧出水来。

你今年多岁数了。张寡妇又问。去年,这个麦客给她割麦时,她就没在意问这些个。

整三十。麦客毫不犹豫地答道。

娃几岁了。

没成家哩。麦客有些不好意思。

张寡妇也觉得自己难为情了。于是,就把话岔开。家里都是些啥人?

麦客又点了一根纸烟。慢腾腾地说:我大和娘,都七十多了。我兄妹五个,我老三。我们那里十年九旱,遭年馑,没收成,连口粮都不够,家里穷,娶不起媳妇。去年,四妹跟人家给大哥对换了一个媳妇。二哥也没结婚,我就不指望了。”麦客一五一十地全都抖落出来。猛吸了两口烟,长叹道:唉!难活啊。”

此时,张寡妇觉得自己就不该问这些。不免起了怜悯之情,心里觉得酸酸的。等了半响,才说:再艰难的日子总会有尽头的。话一出口,她也弄不清她是在安慰麦客还是在安慰自己。

我看你是好人哩。麦客望着张寡妇说。

唉,好不哪儿去,命苦!”这会,张寡妇到觉得有些伤感了。于是,她抹了一把几乎流出眼泪的眼睛,把话题一转,说:哦,不说了,我得赶紧回去给你做饭去。”

抽完烟,麦客起身继续割麦。 张寡妇四处望了望,地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忙忙碌碌的,有割麦子的,也有用架子车拉麦子的。听不见一个人说闲话。她仰头看了看日头,时候不早了。这会,日头晒得正红,毒辣辣的,好像把地皮都要晒焦了似的。她就急匆匆往回赶。

寡妇情,短篇小说,文,森(图4)

回家后,她就动手生火烧锅准备下面。锅煎后,她先给自个下了一碗,吃完。接着又下了一锅宽面,这是给麦客的。她捞了一大洋瓷碗宽面,倒在案上等凉了调干面。又端来个瓷罐罐,将一锅细面捞在里面,浇上汤,调了一罐泼汤面,足有两大碗多,油汪汪的。让人看了馋得直流口水。她把案上的凉干面放在碗里调上包好,就急着提上走了。

自从给麦客送饭回来,她一边收拾家务一边自己思量,今年叫的这个麦客,已经给自个割了两年了,他人不错,憨厚,能吃力,不偷懒,好说话,看起来浑身是劲,是个好劳力哩。要不,等他吃晚饭的时候给他说说,让他把麦子割完了再走。这样,她明个就不用去另叫麦客了。

太阳已经下山,天也渐渐麻黑了。家家窗户都亮起了灯光,烟囱也冒起了炊烟,一股淡淡的清香在村里弥漫开来。张寡妇已经做好了饭菜等候麦客回来吃饭。

不大一会,麦客才拿着镰刀,提着水壶进了门。张寡妇急忙从灶房端出一盆水放在院里,又拿出毛巾和香皂递给麦客。

大哥,来先洗把脸,我给你端饭去。

哎。麦客应声道。

张寡妇就走进厢房,摆好一个方低桌和两个小板凳。从灶房端来两个菜,一盘凉拌生蒜薹,一盘鸡蛋炒韭菜;还调了一大碗凉干面。又端来几个馒头和两碗苞谷糁稀饭。

饭菜上齐后,她笑着招呼麦客,说:大哥,快进里屋吃饭。

嗯。

麦客坐下拿起筷子。这时,她已将一个馒头递了过来,麦客接住,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大口,狼吞虎咽地吃起来。

你别急,就上菜和面,慢慢吃,别噎着。张寡妇见麦客饿急了,就关切地劝说道。

嗯。麦客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

麦客这时才似乎意识到屋里吃饭的只有她们两个人。就开口:你还一个人过着?

哦。张寡妇应声道。

麦客疑惑地看着她。

张寡妇好像一下子才明白过来,等了半天说:唉,要找个合适的人不容易呀。

麦客喝了一口稀饭,囫囵吞枣地咽下,活人难哩。说完,继续就着菜和面,大口大口地吃。好像饿了好几天似的。

谁说不是呀?张寡妇放下手中的筷子,继续说:自从我男人死后,我一把屎一把尿的一边要经管病恹恹的婆婆、一边还要拉扯个碎娃娃,地里活实在忙不过来了,就去叫娘家兄弟来帮忙。第三年婆婆想儿想的厉害就去世了。她死了倒好,多少给我减轻了一些负担。娃娃能跑会耍了,我也有了指望,就天天盼儿子长大,不管做啥都有了心劲。地里活就挣死挣活的一个人干。儿子五岁那年,我去割麦,让儿子在家里耍。还不到晌午,有人就跑到地里说娃娃掉涝池了。我一听,撂下镰刀,就刮旋风地往回跑。到涝池边一看,娃娃已经被人捞上来,早就没气了。我那时也不知咋的,眼前一黑一下子就扑倒在娃娃身上,啥都不知道了。张寡妇说到这,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掉。她抹了一把眼泪,才发现麦客也停下筷子,在静静地听她诉说。便强张笑脸地说:大哥,你吃你的。你看我这人唠叨开就没个完。

没想到你比我还苦哩。麦客心里顿时也觉得鼻子像灌了醋酸溜溜的,愣了半天才拿起筷子。

两人就这样吃着,互相安慰着,谁都好像没有尝到饭的香味。

临到吃完饭时,张寡妇停下手中的筷子说:大哥,你吃就别走了。等把麦割完了再走,省得我明个再叫麦客,行不?张寡妇把她下午的想法终于告诉了麦客。

我明个一大早再来。

你怕我不给你钱?”张寡妇虽说心里有些不高兴了,但仔细一想,按麦客的规矩得一天一付钱,人家只是没明说罢了。就直截了当地说:好。你算一下,我现在就把今天的给你。”

麦客愣了一会,吞吞吐吐地说:不,不是。

那为啥?

我,我是嫌------麦客把话音拖的很长,不知道下面该说啥好了。

你是嫌我是个寡妇,在这里名声不好听吧!张寡妇反应很快。

麦客迟疑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这么来回跑来跑去的,不乏呀?”张寡妇有些埋怨地瞅了一眼麦客。接着,话头一转,说:我把隔壁屋里已经收拾好了,等会你就去歇着。”

麦客这会觉得人家确实是真心实意对自己好,要是再推脱的话就有点说不过去了,也就不再言语了。

直到把饭吃完,她把锅上收拾干净。才端来一盆热水,说:你把身上洗一下,睡下舒服些。顺便我给你把衣服也洗一洗,等不到明早就干了。

掌柜的,你真是好人哩,我割了十几年麦才头一回碰上。麦客发自肺腑地感激道。这是他当麦客十多年来,的的确确头一回所遇上的好人。说心里话,他就是不要工钱也知足了。

你叫我弟妹吧,掌柜听了别扭。”这会,张寡妇心里舒坦多了,又去端来一盆水放在院里, 走到坐在房檐台上一边乘凉一边抽烟的麦客面前。麻利把衣服脱下。”

麦客有点不好意思,磨磨蹭蹭的脱下已经让汗水湿透了的粗布白布衫递给张寡妇。说是白布衫,现在被他穿得几乎连黑的差不多。

把你长裤也脱下,我顺便给你洗了。你看,上面都绘成地图了。张寡妇指着麦客的裤子说。

这下,麦客有些难为情了,脸似乎也红到了耳岔根,低头不语。

脱呀!”张寡妇有些来气了,大声命令道。亏你还是个男人。我都不怕,你怕啥?屋里又没外人。”她说话语气有些强硬。

麦客只好服服帖帖、慢腾腾地脱下长裤。背过身去洗自己的身上。张寡妇有些好笑,却忍住了。也不再说啥,只管洗衣服了。

第二天,天刚明,张寡妇就做好了早饭。麦客也起了个大早,前前后后打扫完了院子。两人吃,麦客就去地里割麦了。

寡妇情,短篇小说,文,森(图5)

直到第三天晌午,麦客终于把麦子全部割完了。他没有急着走,心想,这么多麦子要让一个女人用架子车一趟一趟往回拉,多不容易啊。再说,这几天来,张寡妇没有把自己当外人,就像自家人一样照顾、体贴,要是就这么走了的话,就实在对不住人家了。于是,他就对张寡妇说:弟妹,我帮你把麦子拉完再走吧。

听了这话,张寡妇心里非常激动,别提有多高兴了。自己的一番苦心总算没有白费。

两人一直拉到天黑,月亮都升得老高了,才把麦子全部拉回来了。

吃毕晚饭,张寡妇对麦客说:大哥,你暂时把行李放我这,白天你去割你麦,天黑了你来住,换洗个衣服也方便。

这几天来,张寡妇对麦客如此关心和照顾,麦客从内心感到这比在自个家里还温暖。他好像真正找到了家的感觉,找到了爱人般的幸福。他感激地说:弟妹不嫌麻烦,我就先住下。往后,家里有啥活只管吭声。

张寡妇心里乐了,喜出望外,就像喝了蜜似的,甜甜的,回肠荡肚。

第二天一大早,麦客吃过饭就继续赶场了。白天给人家割麦,晚上来张寡妇家歇息。

寡妇情,短篇小说,文,森(图6)

一天晚上,已经半夜,张寡妇的院门仍旧闭着。她怕麦客万一回来进不了门,一直没有上锁。她等的有些心急,睡又睡不踏实,不停地从屋里出出进进,有些魂不守舍,心神不定。这会,她站在院子里又瞅了一会,听了听动静,眼看月亮越走越远了,可就是连个人影影也等不来。是啊,麦客已经几个晚上没有来了。她心里有些疑虑起来,是不是他走得太远了,不方便回来?还是他听到了一些啥风声,不好意思回来了呢?

自从麦客住在家里后,她在外面也听到了不少闲言碎语。有说她偷野汉子的;有说她想男人想疯了,竟然晚上招麦客解饥荒的;还有说这个麦客白天出去挣钱,晚上来寡妇家当的。等等,一些难听的风言风语越传越多。有时候,连她也觉得脸上挂不住彩,有些无地自容了。但反过来又一想,身正不怕影子斜,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人还得靠自个活,你谁不怕把嘴皮子磨烂爱说啥说去,我就对他好了,看你们能咋的?人活人得凭良心,他一个大男人家,为挣几个钱,乘着这么热的天,大老远地跑出来,一天到晚,吃不好地睡不好,多不容易呀。要换做你们,还能这么想吗?我对他这样也算是积德行善了。这样想的时候,她又觉得心安理得了。

就这样,她胡思乱想了好半天,不知不觉似乎鸡已经叫了。看来,他今晚是回不来了。冷不丁,她打了个寒颤,便回屋里了。

也不知是第几个晚上了,张寡妇这几天心里乱,记不清了。今晚,她又心魂未定地坐在院子里一边等他一边发呆。不知咋的,这个货反倒让人有些放心不下了。这几天,他的衣服脏得肯定没眼睛望了。晚上睡在露天底下,后半夜天凉,他连个厚衣服也没拿,活受罪哩。唉,挨刀子的,让你享几天福,你不肯,怨谁哩?爱咋的咋的,关我啥事哩。她想着想着有些来气了。哎呀!咱跟人家生啥气呀,八竿子打不着的,这不是白操心吗?说来也怪,自从他今年来了以后,老觉得他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似的。尤其是这几晚他没来,让人牵肠挂肚的,睡觉不踏实,吃饭没胃口,做啥都没心思,实在折磨人哩!不知这个货是咋想的?他心里有我没有?依他那里的条件,他就是吃一辈子蛮力恐怕也难讨上个老婆,说不定要打一辈子光棍哩。那样的话,还不如到自个家里来上门呢。哎呀呀,胡想啥哩,还嫌旁人说哩,自个儿倒自作多情了,尽想些好事。咱一个寡妇人家,谁知道人家情愿不?真丢人!

寡妇情,短篇小说,文,森(图7)

正在这当儿,哐当一声巨响,随即院门大开了,伴随而来的是一股凉飕飕的风。她吓了一大跳,好像从梦里惊醒一般,出了一身冷汗。心快掉在地上,有些失魂落魄了,满身起了鸡皮疙瘩。头发噌的就立了起来。她忽地站起身,两手不由自主地放在心口上,抚摸了老半天才回过神来。我的妈呀,该不是遇见鬼了吧?可院子里连个啥影影都没有啊。愣了半天,不见有任何动静。她才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只见西边黑压压的,远处还不时在闪着电光,听起来隐隐糊糊的,好像在打雷。看来一场暴雨顷刻之间就要来临了。唉,夏季的天气就像娃娃的脸,说变就变。

这会,她如梦初醒,容不得多想。急忙戴上草帽,免得风把帽子吹掉,把帽绳系在下巴上。又拿上一大张塑料布,摸黑迎着大风向麦场跑去。前几天割回来的麦没有碾打,还一捆一捆地立在麦场里,得尽快在雨来之前把它堆摞起来,用塑料布苫好。

她到麦场时,麦场里人头攒动,已经乱嚷嚷的,好多人已经忙忙碌碌地摞麦了。凡是能干活的男女老少都你来我往的在麦场上忙活起来。有些人嫌慢,还吆三喝五地谩骂着。张寡妇只身一人不敢怠慢,放下塑料布,拉起麦捆就堆摞。

起风了。她一手提一捆麦,加紧了脚步。又一捆一捆把麦摞起来。每往上摞二三层,就上去用脚把麦捆踏平、踏实。一来麦捆不会散开,二来雨水不会灌到麦摞心里。

一股大风吹来,扬起地上的尘土,弥漫在空中。远处的闪电由一条直线变成弯弯曲曲的曲线。雷声一阵高过一阵。竖立在麦场的麦捆晃动了一下,但没有倒。摞麦的人们在黑暗中都紧张起来。张寡妇的衣角被掀起,汗津津的身上感到一丝凉意,舒服了许多。

呼---刮起一阵大风,卷起的尘土有些眯眼。麦场边的树叶哗哗作响。麦捆被刮的东倒西歪。手提两捆麦紧走的张寡妇,被风一吹打了个趔趄。她低了一下头,稳住脚步,使劲眨了眨眼,觉得还不舒服,就小跑起来。黑沉沉的云,像涨潮的潮水涌了过来。轰隆隆一声雷,在不远处响起。哗亮起一道闪电,哗紧接着又一道闪电亮起。麦场上一阵慌乱,人们乱喊乱叫,总嫌自个家里人摞麦慢。这时,张寡妇也有些惊慌失措,身上的汗水似乎往外冒。被汗水湿透的衣服紧紧地沾在身上,一举一动有些不太利索。

大风终于刮起来,夹杂着哨音呼啸而来。到处传来咯吱咯吱”摩擦的树枝声。黑云没过了头顶,低低的,好像要塌下来。地上卷起的尘土让张寡妇吃了满嘴,呸,呸”她唾了两口。轰隆隆”一声炸雷,在头顶响起。她不由得打了个寒噤。雷声响过,紧随其后的是几道龙爪样的闪电,像要把云层撕裂成碎片。玉米颗大的雨点落了下来,她感到草帽上吧嗒吧嗒”地响, 迎面而来的雨点,打在脸上生疼生疼的。不到一根烟功夫,雨点密集起来,一阵紧似一阵。她只穿了一件碎花单衫子,满身好像被无数个鼓锤在不停地敲打着,痛痒难忍。

顿时,狂风大作,雨点已分不清节奏,地上的热气跟凉风搅合一起·张寡妇闻到了一股股泥土的腥味,说凉又热,很不舒服。她浑身已经湿淋淋的,像个落汤鸡似的,汗水和雨水从光溜溜的身上流到裤腰,再顺着裤腿不停地往下淌。她摇了摇头,抖落淌在眼睛里的汗水和雨水,觉得眼睛模模糊糊的,有点难受。她提着麦捆来来艰难地小跑着,冷不防哧溜一滑,跌了一跤,腿膝盖摔得钻心的疼。她又抓起麦捆,爬起来,喘着粗气,跌跌撞撞地向麦摞子跑去,似乎有些力不从心了。但咬紧牙关,硬撑着,手脚一刻也不敢怠慢。

又一声炸雷响起,有些吓人。闪电一阵紧似一阵,忽明忽暗。 连珠雨越下越大,像盆倒似的。风裹着雨一个劲地吹。她眼睛都有些睁不开,低着头,猫着腰,慌里慌张的,像个无头的苍蝇。这会,人手多的人家已经摞完麦跑回家了。她的麦摞子已经摸过头顶,要不是大风不停地往下刮,她也早摞好了,和人家一样回去了。

忽然,她影影绰绰的,好像看见一个男人的身影,光着头,一声不吭地在帮自个摞麦。其实,这个男人来了好一会了,她只是没注意罢了。这人是谁呢?”她脑子里闪了一个问号。不会是村里什么人吧?”又一个问号出现在脑海里。丈夫刚死那一二年,婆婆重病在身,躺在炕上下不了地。自个怀里还抱着个没有离奶的碎娃娃。有时候,地里活忙不过来,一些男人就来帮忙。次数一多,人家婆娘就不依了,说三道四的,唾沫星子能把人淹死。慢慢地就没人搭理了。人家帮不帮,咱也不怪人家。谁叫咱命不好哩。再说,人活人得自个心里谅情。往后,咱不指望人家帮忙,人家再好说话也只能帮一时,帮不了你一辈子呀!那这个人究竟是谁呢?猛然之间,脑子一走神,她脚底下一滑,身子失去平衡,扑通”一声,再次跌倒了。这一次她摔得够戗。眼冒金星,浑身麻辣辣的,之后就觉疼痛难忍,好像五脏六腑都摔了出去。浑身沾满了泥水。黑暗中,要不是风雨交加,她爬在地上真不想起来了。她把两个胳膊往胸前挪了挪,试图撑起上半身坐起来。但胳膊软酥酥的,好像不听使唤,一连起了好几次,没能爬起来。她又挪挪右腿,试图跪起来。腿却像灌了铅一般沉重,那能挪得动。再试左腿,怎么也由不了自己。整个身子瘫困得没有一丝力气。唉!这是怎么了呀?老天尽和我过不去,还不如把命要去算了。”她心里埋怨着。

你歇着,我摞。这个男人在风雨中大喊道。

听到喊声,她似乎有些耳熟。还没有容得她回过神来,两只有力的大手已轻轻将她抱起。这时,随着一声炸雷响起,一道长长的闪电划过夜空。借着闪电的亮光,她终于看清了这个男人的脸。顿时,一肚子的委屈和这些天来对这个男人说不清的复杂感情,一齐从心头涌到嗓子眼,泪水泉涌一般,唰唰唰的流。她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却一句话也没能说出来,就一头扎进男人的怀里哽咽起来。

好了,好了。我去摞麦。男人轻轻地拍着她湿湿的脊背,安慰道。随即就松开她。

咱不摞了,回吧!她抽泣着,拽住他的衣襟不放。

就剩几捆了,要不了多会就完啦。他摇了摇头上的雨水,择开她的手,就要跑。

他还没转过身,张寡妇又拽住了他的衣襟。你草帽啦?她说着就拉开帽绳,取下头上的草帽,紧紧攥住帽檐,往他头上戴。

路上被风卷跑了。”他大声回答着,掀开草帽,你戴着。我不戴。”就扭转身,跑开了。

雨在不停地下,雷声响个不断,一道道雷电忽闪忽闪地闪着,风愈刮愈急,不时从四周传来被大风刮断树杈的咔嚓声。

在风雨交加的黑夜里,男人终于摞完最后几捆麦,苫上塑料布,用石头压严实,才互相搀扶着回了家

寡妇情,短篇小说,文,森(图8)

一场暴风雨过后,给夏日的夜晚带来了丝丝凉意。一轮明月张开了笑脸,悬挂在蓝天之上,撒满天空的星星像人的眼,一眨一眨的。院子角落的蟋蟀一声接一声地吟唱着欢快的虫鸣曲。一束清凉的月光透过窗帘,朦朦胧胧的洒在熟睡中的张寡妇和麦客的脸上。犹如久旱逢甘霖,得到了滋润的张寡妇,温柔地躺在麦客的怀里,脸上漾溢着少妇的青春和丰韵,显得格外妩媚和迷人。麦客有生以来尝到了前所未有的女人的滋味,搂抱着张寡妇扯开长长的鼾声,做着幸福香甜的梦。

2014年1月12日

寡妇情,短篇小说,文,森(图9)

寡妇情,短篇小说,文,森(图10)

简介:文森,本名王尭,陕西宝鸡人。宝鸡市诗词学会会员,宝鸡市楹联学会会员,西府文学社会员。作品散见于各类纸媒和全国著名网络论坛。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麦客

麦客(màikè)是指流动的替别人割麦子的人。出自《心灵真经》,曾在北方陕、甘、宁一带流行的一种农民外出打工的一种方式,即每年麦熟季节,农民专门外出走乡到户,替人收割麦子。著名作家、批评家殷谦指出:“‘麦客’与‘刀客’如出一脉,前者是陕、甘、宁一些地方的农民在麦熟时节外出替别人收割麦子,俗称‘赶麦场’,犹如民工;后者乃是关中武者替别人看家护院,犹如保镖。随着人民生活的逐渐好转,这种传统的劳动方式已经很少见了,不过它却成为地方的一种具有地域代表性的文化。”(殷谦:《晚风集》)

网友评论Translation

推荐文章

看一看八月中旬人气好的国产手机,这3款手机年轻人喜爱
看一看八月中旬人气好的国产手机,这3款手机年轻人喜爱
OPPO Reno4 ProReno4 Pro 搭载 6.5 英寸的 OLED 柔性曲面屏,其采用了当下市场主流的挖孔屏设计,位于左上角一侧,这个孔径当然算不上是极小,正面曲面屏曲度不是很明显,OPP
查看详情>>
这四个运营策略不能错过,这届用户有点难取悦啊
这四个运营策略不能错过,这届用户有点难取悦啊
导读:这届用户有点难取悦啊!这是多数营销人在近几年感觉到的变化。想要提高品牌知名度,增加用户粘性,这四个策略不能错过。究竟是什么样的策略呢?一起来本文看看吧!越来越多的企业在面临转型、升级时,似乎都明
查看详情>>
从《钢铁侠2》再到《复联4》, 寡姐的形象演变, 性感花瓶到悲情英雄
从《钢铁侠2》再到《复联4》, 寡姐的形象演变, 性感花瓶到悲情英雄
作为《复联4》中牺牲了的初代复仇者,一部分粉丝为黑寡妇没有葬礼而鸣不平,主创解释说黑寡妇不像钢铁侠是一位公众人物。作为初代中唯一的女英雄,黑寡妇在一部分粉丝心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下面就来回顾一下黑寡
查看详情>>
点石成金,高通急了,美国封杀华为
点石成金,高通急了,美国封杀华为
每日金语物不因不生,不革不成。—汉杨雄今日热点“‘高通急了’美国封杀华为‘害人害己’”美国芯片企业高通公司正在游说美国政府取消限制,允许其对华为骁龙处理器,并警告称芯片禁令可能会把价值高达80亿美元的
查看详情>>
只能造成越来越深的竞争内卷化,也是券商财富管理转型的互联网载体
只能造成越来越深的竞争内卷化,也是券商财富管理转型的互联网载体
导读:随着证券类APP的基本成熟,各种产品功能、交互、界面的体验趋于同质化,产品的可优化余地越来越小,产品的边际收益也越来越小,证券类APP在互联网浪潮的不断冲击中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这其中,全景流量
查看详情>>
原创,男人酒,女人泪,短篇小说,文,南山之松
原创,男人酒,女人泪,短篇小说,文,南山之松
短篇小说下面这个故事,已经是三年前的往事了—那天晚上,我正坐在客厅沙发上欣赏一部喜剧。突然对门又传来那个男人粗鲁的叫骂声 。那幅破锣嗓子,句句脏话连篇;声声不堪入耳。紧接着又传来那个女人的嚎啕大哭声。
查看详情>>
消费的各个环节,在京启动300亿元联合采购计划
消费的各个环节,在京启动300亿元联合采购计划
继国美引入京东战略投资后,日前,两大零售巨头合作进一步深化,在京启动300亿元联合采购计划,与行业一线品牌厂商共同为提振消费、助力社会经济恢复和消费升级贡献新的力量。中国家用电器协会副理事长徐东生、国
查看详情>>
对于被自动续费,是对消费者知情权
对于被自动续费,是对消费者知情权
唯有通过行政、法律诉讼的双管齐下,实现对违法企业多重制裁下的综合治理,“被自动续费”等侵犯消费者权益的现象才能依法治本,从而让消费者放心消费,遇到问题敢于维权。如今,大家用手机扫一扫就能开通各种会员包
查看详情>>
——你没有听过的故事...
——你没有听过的故事...
爱喝酒的老兵短篇小说 ong>老了老了话就多了给我一碗酒吧,我就给你讲故事我的絮叨就是我的下酒菜不多,不少,不醉,不归我喜欢喝酒但只和我自己喝我有很多故事但我的酒不够了请给我一碗随便什么牌子的酒吧让我
查看详情>>
国美和京东启动首次联合采购,目前的家电行业形成了阿里联手苏宁
国美和京东启动首次联合采购,目前的家电行业形成了阿里联手苏宁
在今年5月达成合作后,国美和京东启动首次联合采购。8月10日,国美零售和京东集团宣布启动300亿元联合采购计划,涉及品类覆盖电视、冰箱、洗衣机、空调、厨卫电器等传统大家电,还包括小家电、3C等新兴网红
查看详情>>
无限木头资讯(www.weixiumatong.com)| 手机版